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資訊 > “意”“韻”是書法的生命。“寫”出了形象意識、情懷、審美心靈

“意”“韻”是書法的生命。“寫”出了形象意識、情懷、審美心靈

更新時間:2020-09-14 文章來源:集雅齋 文章作者:集雅齋 點擊次數:818

書法特有的形式規定是書寫漢字。 書法創作不外乎幾個流程(脫離寫漢字則為水墨),首先展紙落筆,書者意念中考慮著:用何字體,寫何文詞,怎樣結字,怎樣謀篇布局,書寫過程中,書者關注的是將書寫的意念、意欲化為可視的書跡。除了有文字內容、結構安排和筆墨效果的考慮外,壓根兒沒想到在書寫中反映什么自然現實物象。一個“寫”字,把書者的行為過程、情緒狀態審美意趣一無遺漏地展露出來。

將書寫意欲化為書跡,是“意”主導著“寫”,是“寫”表露出“意”。即興落筆,情性入書,主體有精神修養、有技能功力,真率自然,隨書而成。這種書寫意味的出現,不僅使為實用的書法,逐漸成了人們喜愛的藝術,而且還使中國繪畫的發展,得到了美學追求上的啟示。實事求是地說:沒有書法中這個“意”的效果的啟示,不可能有中國寫意畫的產生和發展。人們的書法審美實踐告訴自己,不諳書法之意,沒有書法的修養,也不可能有對寫意畫的理解和把握。寫意畫家為了表明自己藝術創作精神的把握得自于書法,是以“寫”的情意和修養入畫,在題款時,特意標上一個“寫”字。“寫”什么呢?“寫意”。

中國書法的藝術生命就在于“寫”。黃庭堅對一幅只求畫得很像的《魚》,說它“但令饞貓生涎”,而不是讓人有可感之意、可品之韻的藝術。書法作為藝術,正具有這種以意味之象、表胸中之意的特性。作為自覺的藝術創造,就是要求在創作上講求這種意味含蓄雋永、經得起品味的特性。繪畫形象,反映的是真實的自然,要求它“不似”;非繪畫形象卻要求“儼若”。這正是中國書畫藝術形象創造的辯證法,書法更是體現這種辯證精神的典型藝術形式。可以說,沒有可感之“意”、可品之“韻”,就談不上是書法藝術。

書法不是寫字,能成為藝術就在其具有的特性。抽象的文字符號,經過書寫,一定要使之成為有形有質、有意有韻、有生命涵蘊的形象,雖然人們明知它不是自然之象的反映,但它又具有自然之象,有若自然之象的生命、精神,就是從自然諸象獲取了生命之意的感悟提出來的。這個過程,得意成為藝術升華。

書法作為藝術的基本特點,要講求與自然之象不是而似的意味。人們不僅不認為這似而不是的效果不過癮,反而很喜歡,反而覺得很有味,并從中受到啟發,有了這種效果更自覺的追求。這一方面是由于這種形象雖然抽象,卻有生意;另一方面它也算得是一種既表意卻又不直白的形式,耐品賞。正是從這種“意”的效果受到啟示,所以書者盡條件之可能,對其有了更深入的追求,有了“韻”的肯定。

書法所講求的“意”、“韻”之美,表現了書者的精神氣格,傳達了書者對生活、對人生的感悟和體驗。書法的意蘊從哪而來呢?書法意韻必須依靠以一定文詞書寫產生可感的形象來展現。

書法藝術所指之“意”,都是書者于書寫中自然流露出的情性氣象。這種精神氣象大致有兩類:一類是本性、生活中形成的習性和經過長時期磨練獲得的精神修養、思想境界等,是自然流露,強掩也掩不住。另外一是現實生活引發的、臨池之時出現的心態和所書文詞內容引發的感受。韓愈稱張旭

“喜怒窘窮,憂悲、愉佚、怨恨、思慕、酣醉、無聊、不平,有動于心,必于草書焉發之”(韓愈《送高閑上人序》)

則是主體情性意興的引發。

這說明當磨練出了一定的技能功力,以基本的性格修養和審美見識寫字,也會產生相應的“意”并成為一定的藝術,即使書法進入自覺的純藝術形式的時代,書家大量的作品也是這么產生的。不過即使這樣的作品,除需要一定的書寫技能功力外,也還要書家有書之為書原理的理解,更需要主體精神修養、藝術見識、審美追求的準備,以求使書中之意、之韻得到充實。不然的話,書寫很可能成為一種定型的手技,就缺少了審美效果和意義。

書法作為一門藝術,當然也有與一般藝術的共同點,比如講形象思維、形象創造。但同時它又有作為一門藝術存在的特點。首先,它的形象思維,就不同于一切別的藝術,也不同于同屬造型藝術的繪畫。畫家的形象思維在于:從觀察感受客觀事物到形成心目中的形象,整個過程都是自覺的。而書家的書法形象,在尚未落筆以前都是朦朧的,因為它是依托文字并經書寫才產生的。腦子里沒有準備書寫的具體的文詞前,是無從談形象思維的。

其次,由于其據以創造形象的漢文字只是抽象的以點畫構成的符號,所以即使通過書寫成為實際的作品,其形象也是抽象性的。因此從藝術性質說,它自始至終都是抽象(從思維中的抽象到視覺形象的抽象)。所不同于其他文字的抽象之處在于:它有若現實形象的基礎,通過書寫可以使這種文字形象化,而這種效果又是書者的情性修養、志趣心態、技能功力和藝術追求決定的。它也講形象的有血有肉、有性格、有生命活力,而這些講求,又都只是意味,觀賞者只能從意味上感受、領略。

在整個創作過程中,書者所能做的,僅僅是一個“寫”字。在這個“寫”字中,書者的形象意識、書寫情懷、審美心靈等都化為一個“意”字,從所成形象上無可掩飾也一無遺漏地表露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