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資訊 > 書法藝術創作:是以書寫形式為基礎,創造高度的精神形象

書法藝術創作:是以書寫形式為基礎,創造高度的精神形象

更新時間:2020-09-11 文章來源:集雅齋 文章作者:集雅齋 點擊次數:845

任何一種藝術都要以某同一種形式創造,成為這種藝術的形象,沒有形象創造的不是藝術;藝術形象創造沒有個性、不生動,也不是美的藝術。作為寫字的書法和藝術的說法,其有一個升華的過程,寫字的說法有其形式即可。而作為藝術來把握則必有其形象。在其為實用存在的時代,是這樣;在其成為純藝術后,仍必須是這樣。

最初書法只是書寫文字的形式,可表達音意后,后來慢慢出現了形象效果,引發了人們的美感,才稱它為藝術。開始有了摸索產生這種效果的規律、方法,有了越來越自覺的追求。這種追求集中到一點,就是以書寫漢字作形象創造。

方放書法作品《桃花源記》

那么“形式”與“形象”有何區別?藝術形式是藝術形象創造的基礎。

文學作品以語言文學的形式創造文學形象,書法藝術則是據漢文字以書寫創造書法形象。沒有文學語言,不能創造文學形象;沒有文字形式,不能創造書法藝術形象。文學的形象創造不能沒有文學語言,書法的形象創造,不能沒有漢字書寫。

漢字書寫之所以成為藝術,不是任何人的主觀愿望,也不是任何人發現現實中有什么美的形質動態,書者將它們取來置于書寫中,從而產生了美的效果,人們便稱之為藝術。而是漢字通過書寫所成之象,有一種事先雖不曾想到而它確實生動的形象效果。如果不是因為它存在這一點,人們不可能視之為藝術。只不過書法的形象創造,不同于別的造型藝術。它既不是據現實之象,也不是憑空想象,而僅僅是據隨實用需要發展形成的漢字、以書寫之功完成的形象。它原初確只是抽象符號(當初雖有一部分象形字,后來也全都符號化了)。就是說,作為藝術形象來認識和把握的,都不是以現實之象(無論其美丑)為依據,而一律是以一個個抽象造型的漢字,以書契為手段進行的。而其所成之形,一個個卻都成了不是而似、似而不是又充滿生命意味的形象。人們基于一種生命本能,愛生命、愛有活力的形象,皆以為美,它也就成了藝術。

從古到今,世上有很多文字、有很多書寫,可是迄今為止,唯獨漢族留下這種長久不衰的文字,不僅用以保存信息,而且具有藝術效果,別的文字卻都不可能。這是什么原因?有什么道理?

有人曾把書法之所以發展成藝術的原因歸結為漢字起源于象形,這是極端無知的想當然。自大小篆出現以來,先后用作書法藝術創造的漢字,有哪種字體、幾個文字,還見到象形的痕跡?

但是從古文(古稱蝌蚪文)開始,經大小篆、古今隸、章今草,直到正行,哪一體不可以用作書法藝術創造?且別說那非象形字,即使當初極具現實之象的字,到后來也全都抽象符號化。但是從一個個字的總體構成上看,卻都體現出共同的形體構成規律:一個個獨立,雖以多種筆畫組成,卻有整體的完整勻稱。或對稱平衡,或不對稱平衡。

劉俊京書法作品行書《古琴悠揚奏古風》

除了中國,世上哪個國家民族有這種文字?這種文字形體,體現出一種什么規律?這種規律從哪來?古人怎么知道用于造字作書?

這是生命形體構成規律—且看我們自身、且看人類、且看一切動物的形體,哪一個結構上不是個體完整,對稱平衡?但是作為生命,所有這些形體都要活動,活動中形體的對稱平衡打破時,都會及時尋求補償,求得不對稱平衡。這是自然界各種生命形體體現的共同規律。人們從有知以來,心理上就在感悟,眼目中就在觀察、積淀。再加上作為生命形體的筋骨血肉,神氣精神……總合起來,形成了生命形體構成意識。這種意識不知不覺形成,全人類都有,在人們為生產、生活需要的物質產品的創造中也都會體現出來。比如家庭生活用具,如鍋、碗、瓢、盆;比如農業勞動工具,如鍬、鋤、犁、耙,形體各異,可是在構成上都體現出對稱平衡的規律。只是別的國家民族沒有以一音表一義的語言,未能有以一形表一音一義的文字。而漢民族語言,恰是以單音單意構成,使古人很容易造出以一形表一音一意的文字。

這樣的字,在書寫過程中,人們潛意識中,都會把它作為一個個有生命的形象在把握,一個個本只求表音表意的文字,都有了生命形體構成的基礎。

尤其是書寫所起的作用。別的文字也有書寫,但由于別的文字或以字母拼接,或只有符號的一順排列,不像漢字,結構復雜,卻又有體現生命形體構成規律的完整,所以不能不產生不是象形又確似形象的意味。由于人們喜愛這種效果,便引發對形象生動性的進一步追求。而那些僅只是符號性文字的書寫,可滿足實用,卻不可能作形象效果的進一步追求。所以漢字書寫不期而然成了藝術,而別的文字都絕不可能。

漢字由于有了形體構成的基礎,更有由點而線、有形有勢的筆畫和有節律的運動,使其不僅有了生命之形,更有了筋骨血肉之質,不是預想的,卻是必然的,于是一個個字就“活”了起來,有了生命的形象,成了藝術。

書法是以具有特殊內涵的文字,以自然界生命存在運動所體現的規律的運用,才成為藝術的。所以在其失去實用性、成為純藝術形式以后,不僅原用以創造藝術、產生效果的物質條件、精神修養要求不能丟,原產生于實用、為實用服務的文字,它的各種體勢,也都是純藝術創作不可少也不能變的依據直截了當地說:不以傳統漢字為根據,不以書寫作形象創造,都不是書法藝術。

書法藝術的發展和創變,不在使書法脫離漢字和不以書寫作形象創造。書法作為藝術,其審美效果的把握,永遠只表現在兩個方面。

許建軍新品力作行書《朱伯廬治家格言》

第一,個性化的、有生命活力、有精神內涵的形象;

第二,這種形象得以創造所顯現出來的書家的精神修養、情意興和技能功力。

也就是說,書法之美,是以書法形象的創造為根本來認定的,是以形象展示的藝術家的精神境界來顯示的。沒有有生命、有個性、有精神境界的形象創造,無以言書法美,而其基礎則必是漢字、書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