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當代名家 > 花鳥畫 > 國畫牡丹圖賞析,宣麗敏筆下的寫意牡丹嬌艷動人

國畫牡丹圖賞析,宣麗敏筆下的寫意牡丹嬌艷動人

更新時間:2020-07-21 文章來源:集雅齋 文章作者:集雅齋 點擊次數:1148

當代實力派女畫家宣麗敏在花鳥畫領域中,涉獵廣泛,深耕多年,雖然春蘭、夏荷、牽牛、水仙都能惟妙惟肖地進入她的視野和畫面。然而最讓她鐘情的,畫得最多畫得最好的還是“佳名喚作百花王,獨占人間第一香”的國花牡丹。 


宣麗敏,女,祖籍山東 ,現為中國人才研究會藝術家學部委員;國際美術家聯合會中韓文化藝術專家委員會委員;河南省美術家協會會員;河南省花鳥畫研究會會員;中國文化藝術發展促進會永久會員;香港書畫筆藝會理事;洛陽市美術家協會會員等。受父親熏陶,自幼喜愛書畫,擅長寫意中國畫,專攻國畫牡丹,洛陽牡丹畫家新秀。 具有較強的藝術天賦,長于研修,曾得到老舍夫人、齊白石唯一及門女弟子、著名畫家胡絜青先生真傳指教,中國漢畫學會會長、著名學者馮其庸先生等著名書畫大家指導書畫技藝,是洛陽具有深厚繪畫功底的女畫家,所繪牡丹圖氣韻生動、秀美飄逸,典雅大氣為洛陽首推,其作品藝術品位高,具有較高的欣賞價值和收藏價值大膽探索,運用中國畫寫意技法,賦予了牡丹圖以新的視覺效果和意境之美,既保留了傳統的繪畫技法,神形兼而有之,又展現了現代時尚的背景效果,是對傳統寫意中國畫的一種創新,一種新的思維趨向,在繪畫藝術的發展道路上,宣麗敏逐步形成自己獨特的藝術風格,創造出大量為人稱道的優秀作品,取得很高的藝術成就,頗受大眾乃至國際友人的喜愛和青睞,具有較高的藝術收藏價值和較強的藝術發展潛力。所繪作品多次參加全國、省、市美展及國際書畫大展,并被美國、英國、加拿大、日本、韓國、臺灣、香港等地友人收藏。


宣麗敏寫意新作《獨占人間第一香》

宣麗敏用心感悟生活,悉心觀察牡丹,家里種養有數十種牡丹,花開時節每日里盡情觀賞,一枝一葉,一花一蕊,忘情其中。由物寄情,情寓畫中。在于它脫俗入雅,脫工入寫,富于柔情,洋溢著青春鮮活氣息。其鮮明的特色就是潤、蘊、韻。

 潤,滋潤是也。宣麗敏的牡丹,以水魂作花魂,彩墨渾然,特別滋潤,有著生命的汁液在其間汩汩涌動。杜甫《奉先劉少府新畫山水歌》說:“元氣淋漓幛猶濕”,一個“濕”字,概括了元氣沛然的鮮活生機。


 

宣麗敏牡丹畫新作《花開時節動京城》

蘊,涵蘊是也。宣麗敏的牡丹,像她本人一樣,不顯擺,不張揚,默默地散發著溫馨的芳香。仔細觀賞她的《富貴花開》,無論姚黃、魏紫,都沒有“我花開時百花殺”的霸氣,也不像“曳珠頂翠朝帝君”的貴夫人,而更像洋溢著青春氣息的少女,生機里透著一點嬌羞;或像三日調羹湯的少婦,高雅里含著幾分家常。

韻,情韻是也。清初編校《芥子園畫傳》的“湖上笠翁”李漁在《閑情偶記聲容部》中說:“古云:“尤物足以移人。”尤物維何?媚態是己。使人不知,以為美色,烏知顏色雖美,是一物也,烏足移人?加之以態,則物而尤矣。……媚態之在人身,猶火之有焰,燈之有光,是無形之物,非有形之物也。惟其是物而非物,無形似有形,是以名為“尤物”。”李漁說的是美女,其實美花豈不也是如此?

 

宣麗敏寫意牡丹《獨占人間第一香》

萬紫千紅總是春。為使作品筆意豐富、面貌新異,宣麗敏大膽采用色彩,將創意布局與中國畫傳統技法融合在一起,來豐富和充實牡丹的層次和空間,用極富滲透力的筆墨描繪牡丹靈美的花型、濃郁的盛葉、勁健的枝干,使之渾厚華滋、美好和諧。

她還采用兼工帶寫手法,強化牡丹的整體感,突出表現牡丹的形態美。既注重意境、情感和質感的表現,又追求沉著中的華美和斑斕。呈現出燦爛多姿、生機盎然,讓人體味到一種積極向上,朝氣勃發的生命活力。

 

宣麗敏花鳥畫《唯有牡丹真國色》

宣麗敏的牡丹,除紅牡丹外,紫牡丹、黃牡丹也都很其精彩。在這些牡丹畫作中,其造型絕不癲狂癡張,用色力避濃艷扭捏,卻以顧盼的俯仰,裊娜的搖曳,疏密的花葉,透明的花瓣,以及點染的幾許蜂蝶,營造出一種無形而可感的氤氳氛圍。她們雖淡妝素抹,而以曼倩之俏姿,浮動之暗香,脈脈之柔情,飄忽之輕吻令人銷魂,這才是“花中尤物”的品味!

 通覽宣麗敏的牡丹和花卉,可以清晰地感知,其圖式語言和筆墨語言基本上仍屬于傳統的范疇,但不是封閉的范疇而是開放的范疇。學畫,她從大東北黑土地一路走來,深深植根于首都北京這方文化的沃土。


 

宣麗敏六尺橫幅花鳥畫《富貴平安》

在北京師從師從牡丹仙子周石松先生,秉承優秀傳統文化的發展方向,不忘自己的本性和初心,努力汲取新鮮營養,回歸筆墨傳統,以國畫牡丹為主,帶動其他花鳥創作,形成了畫風優美、清新自然的畫風。

 

宣麗敏六尺橫幅寫意牡丹《花開富貴》

欣賞宣麗敏的牡丹,總能給人們一種欣欣向榮的精神感召和賞心悅目的審美享受。既可見牡丹的靈性和華美,又不失其工致與力度,而且還恰到好處地表現出了牡丹的富貴和倔強的個性特色,又注重意境又重視造型,其意境是典雅和夢幻的,造型則是十分的美妙,猶如伸手可摘那般惟妙與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