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當代名家 > 花鳥畫 > 高磊書畫工寫結合,體現所追求的古意和超俗

高磊書畫工寫結合,體現所追求的古意和超俗

更新時間:2020-07-15 文章來源:集雅齋 文章作者:集雅齋 點擊次數:1048

高磊詩書畫印諸藝兼修。其書以篆書為基,印宗秦漢,兼及諸體。作品重傳統、重寫生、重情致。博觀約取,工寫兼得。高磊技法全面,寫意、工筆兼長。

他的潑墨寫意,落筆大膽瀟灑,滿紙煙云,筆墨煥然;工筆能夠通過層層皴染,墨不掩色,色不淹墨,尤其在墨彩的融合處顯出精神。他作畫題材雖然沿著古人的路徑,但其中蘊含著的現代人文精神和時代美學品質,卻也在畫面之間得到張揚。


高磊 :筆名,屹堂。1969年生,河南西華縣人。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中國工筆畫學會會員,河南省詩詞學會會員,周口市書畫院副院長,北京海峽兩岸書畫家聯誼會理事。1989年畢業于淮陽師范美術專業。其后業余研習詩文書畫篆刻諸藝,做過教師、工商管理人員、鄉鎮干部。2004年借調西華縣文聯,2007年調入縣文聯同年9月考入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生院李魁正花鳥畫課題班,現于北京專業從事中國書畫創作和研究。先后師承于劉登龍、宋曉東、李魁正諸先生。

當代花鳥畫家中,高磊是注重傳統,基礎扎實,又默默耕耘的一位。他花鳥畫諸法兼擅,并且書法、篆刻都進行過深入地研究,可謂全能兼通。中國畫講究詩書畫印的搭配結合,這是中國文人畫家追求的一種境界。

高磊早年學習書法、篆刻,因此他的花鳥畫能夠把書法的用筆融入其中。尤其是高枝巨干,窄葉長莖,嶙峋湖石,多以書法筆法為之。這就像吳昌碩,中年以前鉆研石鼓文,書法功力老道,然后以書法之筆作畫,必然滿紙磊落,畫面蘊含有一種力量,勃勃而發。

作為重視國學修養和仰慕前賢的畫家,高磊長年累月沉浸在博大精深的傳統文化中,感悟著幾千年中華古老文明的光芒。同時,現代文明又激發他不斷思考,創造時代精品。高磊眼光長遠,但又能腳踏實地的錘煉筆墨。

他不斷地進行著寫生和觀察,重視對生活的積累。這樣他的作品能夠找到生活的情感,傳達出質樸熱誠的當代精神。高磊作畫喜愛取傳統題材,尤其文人畫的梅蘭竹菊,以及其他具有象征意義的花鳥草蟲。這些日常生活常見的小景在他的筆下,經過裁剪,脫去了圖像一般的視覺形式,被賦予了新的情感。

高磊技法全面,寫意、工筆兼長。他的潑墨寫意,落筆大膽瀟灑,滿紙煙云,筆墨煥然;工筆能夠通過層層皴染,墨不掩色,色不淹墨,尤其在墨彩的融合處顯出精神。尤其是昆蟲、小鳥、露珠、蜻蜓等點睛之筆,往往能使畫面增加靈動之氣。

而他的工寫結合之作,更是充分發揮了他技術全面、求真超雋的長處。相對于工筆的嚴謹不茍,高磊工寫結合的作品更能體現他所追求的古意和超俗。這就是畫家上溯元人花鳥的工致,而又不失新的精神。如雙鉤竹很有元代李衎的感覺,畫家畫竹一絲不茍,但設色又很有現代意識。

而小寫意的太湖石作為襯托之境,又以濃重的皴擦之筆大膽寫出,尤存明代吳中畫派的風韻。高磊工寫結合,源于他注重寫生,注重從大自然中尋找靈感。他遠師古人,但更關心現實生活中感人的情景。高磊作畫題材雖然沿著古人的路徑,但其中蘊含著的現代人文精神和時代美學品質,卻也在畫面之間得到張揚。

高磊在追求前人的創造精神,他的花鳥畫艷而不魅,高古清爽。尤其是畫冰寒料峭的冬梅,枝干虬曲,冰海綻放,突現了隆冬季節梅花的高潔和活力。古人畫梅盡量減少煙火之氣,就像明代王冕的梅花是落魄知識分子對不平社會的抗爭和吶喊,其借梅花抒情之意,就像傳統詩詞以比興手法擬物象征;

而高磊生活于新時代,物阜民豐,社會繁榮,與餓肚子畫畫的王冕不同。他畫梅要表達的是梅花的氣節,以及與眾不同的高尚品格,這與古代的審美追求是迥異的。

當代畫家對藝術語言的創新是很豐富的,尤其是中西融合的畫家借鑒不同的藝術圖像和現代性的視覺觀察方式,令人眼花繚亂。高磊也吸收了一些現代性的手法,比如工筆畫以西式用筆層層敷染,色彩的搭配也以西方的色彩學做參照。

高磊學元人,但沒有模仿元人的冷逸之氣。他雖然也在力圖超越,超脫凡塵,但畫面多少洋溢著歡快,或者蓬勃的生命力。高磊善于用筆墨營造某種氣氛,或者制造高雅的境界,并能夠把個人的品性通過畫面傳達出來。這就是樸厚和踏實中凝聚著的默默耕耘和不懈的探求。

當代花鳥畫的發展迎來了視覺語匯最豐富多樣的時刻。許多畫家都是堅定的傳統主義者,但畫家的高明之處,是在借鑒傳統筆墨的基礎上,更加靈活自由的根據個人的情況進行語言的獨創。

高磊就是這樣一位探索者。他和許多負有使命感的藝術家一樣,或者借用西方現代的圖式,或者挖掘當代的精神使命,或者整理傳統的筆墨,或者在綜合使用多樣化的媒材方面尋找著感受,進而通過大量的實踐各顯其能,這表現了當代花鳥畫的廣闊發展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