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當代名家 > 花鳥畫 > 溫和而閑適,樸茂而淡雅——張琳花鳥畫作品賞析

溫和而閑適,樸茂而淡雅——張琳花鳥畫作品賞析

更新時間:2020-07-05 文章來源:集雅齋 文章作者:集雅齋 點擊次數:1029

在當今畫壇中,張琳的沒骨花鳥工整妍麗,工整而不刻板,色彩濃重而妍雅,注重寫生為基礎,以極似求不似,充滿了“平淡天真”的文人畫氣質,不施勾勒直接以色狀寫物象的畫法。又加進了自己的獨創因素,以彩筆取代墨筆直接揮抒,從而產生了一種全新的風格。

張琳工筆花鳥畫《花香鳥語》

張琳的作品帶給觀眾的不僅以往印象中的花鳥畫中的細致淡雅,在她的作品中畫面清新明快、“干濕”、“濃淡”、“渾融”、“淋漓”、“奇逸生動”,這些特點打動著觀眾的內心,充滿著新的審美內涵。

色、墨水互為融,互動、互滲、撞色破墨,具象意識、抽象意識,偶發性靈動在交融所形成的自然天趣與形式美感更是在她的作品中巧以利用。張琳注重作品中花鳥的質感與肌理特征,這些肌理效果豐富了畫面的視覺感受,又增添了作品感人的魅力。

張琳,字映慈,祖籍廣西現定居北京,畢業于河北美術學院,現為河北省美術家協會會員,長城書畫院理事,京郊工筆畫創作室副院長,集雅齋簽約藝術家。她自幼喜歡書畫藝術,勤奮好學,三十余載勤耕不輟。在藝術的征途上,幾十年如一日,刻苦學習,孜孜以求,不斷探索,繪畫風格勇于創新,被業內公認是極具發展潛力的藝術家。她擅長山水、花鳥,尤精于花鳥,她的花鳥筆墨生動,頗為傳神,構圖新穎,獨具一格。其色調高雅、筆墨酣暢、情趣盎然,水墨與重彩結合從而創造了墨色厚重大氣、嚴禁不茍、不落塵俗、從而形成自己獨有的華而樸實的藝術風格。

其作品曾多次參加國內外大型并榮獲大獎,作品《碩果》、《和氣致祥》、《清風雅韻》發表于今日美術、揚子晚報、美術觀察。2013年參加軍博美展,2014年大連國際書畫展;2016年南北方中國書畫展;傳承與融合當代中國畫家邀請展;在廣州、廈門、濟南、河北等地舉辦個人畫展;作品發表于《書畫藝術》、《美術觀察》、《美術探索》等多種專業書刊。

張琳工筆花鳥畫《禽來果蟲香》 

張琳以撞水撞粉法繪花鳥,畫風清秀、淡雅、通透、恣麗,然并不過于捕捉野逸、蕭寒之氣,而是在繁茂、錦簇中追求旺盛的生命力的表現。張琳似乎并沒有受到傳統文人寫意花鳥畫圖式結構的過多影響,而是更為注重觀看和寫生、注重自我直接的生活體驗,因此畫面中總透出鮮活的生命意識,而不是已經被修正的很完美的花鳥畫樣式。

同樣,張琳接受的繪畫訓練也源于中國傳統花鳥畫的圖像和理論經驗,然似乎是出于本能的直覺,其畫面中涌動著一股熱情洋溢的歡快之感,不是傳統的詩意之境,而是更為現實的審美觀照。

應該說,張琳的花鳥畫正是在寫照其“此岸”內心的狀態,其更為注重自己眼睛的觀看和心的感受,繪畫也就成為記錄自己一個短暫時間過程的痕跡。

張琳工筆花鳥畫《朵朵紫艷佔春風》

在中國傳統畫學觀念中,以筆墨陶養心性、以繪畫直抒胸臆,所謂“外師造化,中得心源”,在張琳的繪畫意識中都是存在的,張琳也在勾勒和描繪這些花鳥畫中,不斷“再現”出自我的精神面貌,可以說是“形神一體”。

作為創作者,張琳要觀察每一種花枝的結構、造型,要考慮畫面中的組織、穿插關系,這都要求其擁有細膩而恬靜的思想形態。抑或者說,正是擁有如此溫和而閑適的心境,才能繪制出這般畫風樸茂而淡雅的花鳥畫。

完全沒有隔閡,張琳可以在花鳥畫的創作中感受到自己呼吸的每個瞬間,也在每一筆的勾勒和暈染中感受自己的情緒的起伏變化,既微妙而又難以言說。

張琳工筆畫作品《碧荷生幽泉》

栗憲庭先生在“念珠與筆觸”的展覽中談到繪畫可以是一種體驗自我的方式,繪畫可以是對自我的療傷和治愈:張琳的繪畫也就不是簡單地“描摹”和“再現”花枝鳥雀的視覺真實,而是在追溯和表現自我。中國傳統畫學理論中談到的“外師造化,中得心源”,所說的就是在筆墨的運轉中感受人的存在的價值。

張琳通過花鳥畫創作去感受外在的世界,這種方式是很有意思的轉換:自然萬物在其筆下被重新整理和歸納,成為一種心靈的秩序。相信張琳在此過程中也理解自然秩序本身的微妙和神奇,“格物致知”,也在花卉和枝葉的生長間,察覺出生命的力量和無限。

張琳四尺橫幅工筆花鳥畫《粉艷芳姿》

應該說,中國傳統文化中很多更仰賴于感知的思想,在張琳的創作體驗中不斷活躍起來,繪畫是觀照自我,是回歸本心,也是對自我的超越。